沪金期货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六百五十九章:另有用意

    直到傅清媛离去,曲云依还没有回过神来。

    司媛拍了她一下:“怎么了?那个女人跟你说了些什么?”

    听说陆凌天要把她留在公司,司媛都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陆总也没说要招秘书啊?齐珍离开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咱们的工作也么耽误。”

    虽然,她是曾念叨过,可以再招一个人,这样,他们的工作量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大。不过,这个人得看是谁。如果是傅清媛这样别有用心的女人,那还是算了吧!

    “傅清媛刚才亲口说的。”

    “她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而且,我感觉,陆总不至于把这么一个女人留在公司。你就别胡思乱想了,等她真的进了公司才算真的。说不定,还是陆总早就计划好的,让她知难而退。”

    曲云依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

    傅清媛一身大小姐脾气,怎么可能受得了秘书这样的工作?

    凌天脾气好,那也只是在自己面前,换做旁人,他可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

    这么一想,曲云依也就不担心了。陆凌天就算真的要傅清媛明天来公司面试,那也肯定是早就摆好了局,让傅清媛知难而退。如果她能主动离开,自然最好。

    其实,陆凌天就是这样想的。

    而且,他根本不用叮嘱行政的人去为难傅清媛,只是标准的招聘问题,傅清媛就不会达标。

    “明天,我会让赵勤去做主考官,他明白我的意思,自然知道在关键的时候该怎么做。如此,就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云依笑了笑:“看来,你早就想好了。”

    “除此之外,我还真没想到更好的点子把这个女人打发走。”他更不明白的是傅国华的想法,他之前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他明知道自己有家室了,也知道他们夫妻感情很好。既然明白,傅国华怎么肯让自己的女儿继续痴迷一个已婚男人?

    这实在说不通!

    回到家里以后,陆凌天还是亲自配资开户 了傅国华,打算弄清楚这件事。如果他还存有什么误会的话,陆凌天不介意放弃这次合作机会。

    钱什么时候都能赚,可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很难再追回来。

    有些猜测,陆凌天不想说出口,就是怕云依胡思乱想。如果能和傅国华沟通好,很多事情就容易办了。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起来,里面传来傅国华的笑声:“凌天,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了?该不会是我那个宝贝女儿给你惹麻烦了吧?她要真的捣乱,你不用给我面子,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陆凌天没能从话语中分辨出傅国华的意思,犹豫之后,他还是决定直接一些。

    “傅叔,有件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把话说明白比较好。”他语气严肃,就是希望傅国华能够重视。

    傅国华料到陆凌天会有所疑惑,只是没想到他会以如此直接的方式来问他。

    他笑道:“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我们之间没什么不好谈的。”

    “您明知道令千金对我存有不该有的念头,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把人塞到我身边来?我一直以为,您是个有原则的人。以傅小姐的条件,还愁找不到良人吗?”

    傅国华笑了:“我以为你要问的是什么,原来是这件事。”

    要换做其他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假装不知道,要不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会像陆凌天这样直接来问他。

    由此可见,陆凌天在感情上当真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也许在您看来这不算什么大事,可对我来说,它很重要。您的态度和想法,会影响到我接下来的做法。”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这么做,也是用心良苦。只怪我把这个女儿给宠坏了,从小到大,只要是她认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除非是她自己死心!我不防告诉你实话,这丫头到现在还没有对你死心。”

    这个回答更让陆凌天皱紧了眉头,他既然知道傅清媛的心思,那怎么还让她待在自己身边?

    “既然如此,您应该把她送到更远的地方去,眼不见为净。时间久了,她自然会忘记这种不该存在的感情。我相信,傅叔你不会希望自己的女儿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这是自然!所以我想了很久才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有你才有办法让她死心!我这个女儿,你越是拦着不让她去办的事情,她只会越执着。”

    “你的意思……”

    “所以我顺着她的心意,让她自己去明白,这种感情是错的,不会有结果。只有她自己想明白,才会彻底对你死心。”

    “您是希望,让她知难而退?”

    “只有你能做到!等她真正明白你不可能再喜欢别的女人时,她自然会死心离开。不然,把她丢在再远的地方也没用。见不到,日思夜想,反而会让这段感情越来越深。”

    陆凌天沉默了,他这番话听起来有些道理。

    “凌天,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的忙了。你是个优秀的孩子,说来,也是我女儿没有这样的福气,我傅国华没有这个福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得帮帮我!”

    “您是希望我让她彻底死心?”

    “只有这样,她才会老实回来。拜托你了!”

    陆凌天沉默了半响,考虑到全局,这才勉强答应下来。傅国华说的没错,要解决这个问题,根源还在傅清媛的身上。

    除非让她对自己彻底死心,否则,就算把她关去再远的地方也不会有效果。

    “傅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既然傅国华的态度是这样的,他这边处理事情就好办了。

    “她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接下来这段时间,就要麻烦你了。凌天!合作的事情,不会因此耽误,我也很希望看到我们未来一起赚大钱的盛景。”

    “我一直公私分明,您放心!没别的事,那就先这样了。傅叔保重身体。”

    “好!”

    两边聊完挂了电话,陆凌天还在思考傅国华说过的那些话。

    让傅清媛死心,这也是陆凌天想做的。

沪金期货     可是,他有预感,这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办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