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金期货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忍辱负重

作品:万年只争朝夕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杨尘

    菜皮小说 www.pc10000.cn ,最快更新万年只争朝夕最新章节!

    “您……您定是在说笑了,哈哈哈!”

    场间自然有人不相信佉罗骞驮王所说的话,那太不现实了。

    “王,您快别卖关子了,这次找我们来究竟有什么事,快说吧?”

    鬼人族的族长名为汨罗多,算得上是修罗族之下,战斗力最为拔尖的族群的族长。

    除了几位修罗王之外,就属他说话的分量足。

    但即便是他,听到了佉罗骞驮王那似乎带有一丝戏谑玩味的话语之后,也觉得不太现实,认为佉罗骞驮王是在戏耍众人。

    然而——

    刚刚说完这句话,汨罗多转头看向其余三位坐在四席之中的修罗王,只见另外三位修罗王一脸的冷漠,完全没有反驳佉罗骞驮王的意图时,汨罗多才觉得这件事情可能真的有些闹大了。

    “难道是真的?”

    神像一族的族长生的是一副青铜巨像的样子,背后两个青铜制的翅膀尤为显眼,他就仿佛是从人族神庙之中走出的雷公电母那般形象。

    他也看到了诸位修罗王的反应,不觉间喃喃说道。

    刚才还嘈杂无比的场间,不知从何时起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

    唯有笑容依旧的佉罗骞驮仍在场间站立着,可这下,实在是没有人敢去出声反驳了。

    “是真的哦,货真价实的消息,不然就凭我怎可能请的动他们几个一起来商议对策?”

    这下,得到了佉罗骞驮的肯定,终于大家心中的疑惑消除,但随之而来的,便是那种源自洪荒上古时,深深烙印在灵魂之中的战栗。

    “修罗血战,又要开始了。”

    “上界的那些天人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蛰伏,从未放弃过断绝我们转生之路的可能性,八万年前我们虽然赢了,但也只是惨胜罢了,除了胜利,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

    佉罗骞驮网眯着眼睛,环视着场间的众人。

    大家的面孔其实都相当的陌生,因为除了他们几位修罗王之外,可能只有神像一族的生命才能够一直活到现在而不会经历腐朽转生。

    众人皆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至少这一点,让佉罗骞驮有了不少信心。

    数万年前,第一场修罗血战开始之前的那段时间,修罗界依旧是毫无察觉,并且乱成了一盘散沙,若不是有那个人……

    “赢了?开什么玩笑,就凭你们也配说赢了?”

    结果场间再次出现了不一样的声音,那道声音毫不掩饰他的嘲讽与不屑,一时间竟让佉罗骞驮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婆稚,你这又是何苦呢,从结果上看,我们怎么说都是胜利了,不然也不可能有着八万年平稳的日子……”

    佉罗骞驮看着此刻完全不想配合他的婆稚,也是一脸的无奈。

    这位婆稚王,绝对称得上是修罗界顶尖的战斗力,而且关键是他还非常的年轻,当年那场大战触发的时候,他才刚刚转生至修罗界不久,而后在短短的万年里就成为了新一任的婆稚王。

    不像他们其余三位,基本上都是经历了十数万年的悠久生命,见惯了太多的人情世故,早已经没有了最早身为一名阿修罗时的锐意。

    但也正因为婆稚太过锐利,这么些年来,不光是婆稚身下附庸的族群杀伐不断,连他们四族之间的关系,也因为婆稚的乖张行事而变得极为紧张。

    两脚早就翘在石桌之上的婆稚王根本就没有给佉罗骞驮一个面子的意思。

    “牺牲了那妖狐,你们凭良心问一问自己,这真的是胜利吗?”

    众人隐约中听见了婆稚王牙冠紧咬时生出的咯吱响声,甚至看到了从婆稚王身上升起的那丝丝缕缕的血气,尽管他还没有爆发,但所有人此刻都战战兢兢地,不敢出半点声音。

    一提到妖狐,不光是佉罗骞驮,连罗睺王,还有那一直没有发声,面上满是火焰花纹的毗摩质多罗王都不禁皱了皱眉头。

    “呵呵,若是让别人知道,我们阿修罗是以背叛和出卖来对待一位这样帮助我们,甚至可以称作我们恩人的存在,恐怕是要被人笑作无耻之徒吧?”

    “婆稚!”

    罗睺王阴沉着脸厉声呵斥道:

    “战争本就会有牺牲,你口口声声说着那妖狐的事情,难道我们修罗族死去的族人就不是牺牲了吗?”

    罗睺王一拍桌子,他那只一直隐于身后的巨手,仿佛晴天霹雳一般落在了石桌之上,顿时整个大殿都不禁摇动起来,一阵烟尘扬起,蒙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直到毗摩质多罗深吸一口气,鼓起他那巨大的脸庞,将烟尘尽数吹散,大家才得以看到如今的场面。

    巨大的、精致的石桌因愤怒的罗睺王一掌的击打而裂成了两半,连桌下的地面都因此开裂,坐在桌子尽头的翼人族族长都险些落入那地面的沟壑之中。

    这便是修罗王的愤怒。

    “哦?说的真好听啊,那到底是我记错了,还是您老年纪大了,脑袋糊涂了——”

    婆稚王哪里有害怕的意思?

    他坐直了身子,用相当危险的眼神看着此刻威严无比的罗睺王,缓缓说道:

    “我怎么记得,当年可是罗睺王您老口口声声的说着要报答那位,帮她找回失去的心,却在最后一战开始之前,瞒着所有人偷偷的与那群天人交易,出卖了那位的情报?”

    “诶?是我记错了吗?”

    婆稚王笑着,歪着脑袋看着罗睺王。

    这下他可算是彻底触动了罗睺王的逆鳞,一股火山喷发一般的怒火此刻在场间积聚,哪怕是像汨罗多这样的强者,此刻也有些害怕了。

    两位修罗王若是在这里开战,那可是难保他们能捡回这条命啊……

    “婆稚!别说了,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抓紧时间找寻出应对这一次大战的对策才是……”

    佉罗骞驮咬着牙,一脸绝望的看着场间这剑拔弩张的一幕,依旧在不遗余力的劝阻两人。

    然而婆稚王却白了佉罗骞驮一眼:

    “行了,你也别装好人了。”

    “当年你们分明知道了天人指名道姓的要走她的性命,甚至都亲眼看到了罗睺这老东西悄悄离开大军,你们两个却没有一个人前去阻拦,眼睁睁的看着那妖狐被出卖。”

    “你们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吗!”

    “父亲临走之前让我不要忌恨与你们,但那是他老人家的做法。忍辱负重,看着朋友被出卖,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老狗,准备受死吧!”

    婆稚王邪魅的笑着,一口气把另外两位修罗王爷说的体无完肤,大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势头。